登陆

易见股份大股东持续“卖卖卖” 可否破解流动性压力难题

admin 2020-02-14 241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   近来,易见供应链处理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易见股份”,600093.SH)接连发布了两个与公司第一大股东云南九霄出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九霄控股”)有关的布告

  11月8日,易见股份发布布告称,九霄控股持的有占易见股份总股本6.67%的股份,被提早免除司法冻住。九霄控股共持有易见股份4.28 亿股,占易见股份总股本的38.11%,这些股份曾悉数被冻住。此次部分股份提早免除冻住后,九霄控股持有的占易见股份总股本31.44%的股份,仍处于司法冻住状况。

  11月16日,易见股份再次发布布告称,九霄控股为其持有的占易见股份总股本1.16%(1300万股)的股份处理了免除质押手续,但九霄控股手中占易见股份总股本36.60%的股份仍处于质押状况。

  九霄控股之所以活跃运作,将股份冻住和免除质押,是因为此前的10月27日,九霄控股与上海港通一期出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下称“上海港通”)签署协议,拟将其持有的5.00%的易见股份股权,转让给上海港通。转让价格为11.52元/股,合计6.47亿元。易见股份在布告中称,本次股权转让系九霄控股为化解危险而作出的组织,后续九霄控股还将继续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。

  易见股份因事务触及区块链概念,受本年10月26日,国家高层研讨区块链等音讯影响,公司股价在这以后的5个交易日完成了4次涨停,11月4日公司股价达到了阶段性的高点20.81元/股。依据计算,本年以来到11月21日收盘,该公司股价已累计上涨了142.61%。

  那么,在区块链概念加持,易见股份股价上涨的大布景下,九霄控股为什么要继续转让易见股份的股份?

  大股东面对流动性压力

  九霄控股方案继续转让易见股份股权,其意图首要是为了化解流动性危险和让出控股权方位。

  2018年9月27日,易见股份曾发布布告称,因为为子公司供给担保,九霄控股持有易见股份的股权,悉数被司法冻住。冻住开始日期为2018年9月27日,需求到2021年9月26日才干冻住。而其时,九霄控股所持股的易见股份股权,有99.07%正处于质押状况。

  九霄控股所持股份高份额股权质押和司法冻住,让九霄控股难以使用这些股份,继续进行再融资。为了缓解流动性压力,尔后九霄控股的动作不断。

  2018年10月7日,易见股份发布布告称,公司股东九霄控股将19.00%的表决权托付给云南有点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有点肥科技”),期限为3年。布告还显现,九霄控股与有点肥科技不构成共同举动联系。

  可是,2018年12月14日,有点肥科技停止了两边签署的《表决权托付协议》。九霄控股则宣告,抛弃其持有的19.00%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,直至2021年10月6日。

  九霄控股这么做的意图,是将易见股份的第二大股东云南省滇中工业开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滇中集团”)推上公司控股股东的方位。抛弃部分股份表决权之后,九霄控股的表决权由38.11%下降至19.11%。持有易见股份29.40%股权的滇中集团因而“上位”。滇中集团是一家国企,实控人为云南滇中新区管委会。

  而让滇中开展这样的国企担任公司控股股东,能够协助上市公司取得更多开展所需求的资源,特别是取得更多的资金支撑。例如,本年11月,易见股份的控股子公司云南滇中供应链处理有限公司,因事务开展需求,拟在普惠金融交易中心(大连)有限公司发行总规模不超越5亿元的定向融资方案,而这项融资方案便是由滇中集团供给的连带责任担保。

  事实上,易见股份拟新引进的上海港通也有国资布景。企查查显现,港通(上海)财物处理有限公司是上海港通的股东和履行事务合伙人,而这家公司的实控人是山东省国资委。

  尽管如此,九霄控股并不满意。易见股份本年11月2日发布的《关于权益改变陈述书的弥补布告》显现,“为缓解流动性压力,除本次将股权转让给上海港通之外,九霄控股还将继续转让公司股份,后续转让的股份数量不会超越易见股份公司总股本的19%。”

  运营现金流净额“频现负值”

  实际上,九霄控股之所以继续面对流动性压力,与上市公司易见股份的事务形式及近几年的运营状况,有很大联系。

  易见股份先是做供应链处理事务,在积累了所服务企业的运营及信誉数据之后,又进入供应链金融范畴。现在的首要事务为供应链处理、商业保理事务,以及依据“易见区块”途径供给的信息服务事务。

  易见股份的定时陈述显现,2016年至2018年,公司营收分别为169.79亿元、159.63亿元、145易见股份大股东持续“卖卖卖” 可否破解流动性压力难题.06亿元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.03亿元、8.16亿元、8.14亿元,成绩根本安稳,但同期公司的现金流状况并不抱负。2016年、2017年公司运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净流出31.43亿元、14.49亿元,显现出公司从事与供应链有关的金融服务需求垫支很多资金。2018年公司运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净额状况有所好转,为净流入7.46亿元。

  但2019年上半年,公司运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净额又由正转负,为净流出1.79亿元。剖析2019年上半年公司运营现金流状况,能够看出近年来公司在流动性方面面对着不小的压力。

  2019年上半易见股份大股东持续“卖卖卖” 可否破解流动性压力难题年公司营收62.89亿元,同比下跌了30.25%,归母净利润4.61亿元,同比添加了10.23%。在半年度陈述中公司对此的解说是:“公司依据商场改变及运营危险的考虑,将部分事务由供应链形式调整为商业保理形式。”

  本年10月12日易见股份发布的《关于上海证交所对公司2019年半年度陈述问询函的回复布告》显现,2019年上半年公司供应链分部营收55.82亿元,占公司总营收的88.76%,但毛利率仅为0.23%;而保理分部营收6.23亿元,占公司总营收的9.91%,但毛利率为88.11%。也便是公司将低毛利率事务调整为高毛利率事务,尽管公司总营收有所下降,但净利润却呈现了同比添加。

  关于2019年上半年运营活动现金流大幅流出,易见股份解说为,公司陈述期内的资金首要投向于商业保理事务。截止2019年6月30日保理事务占用资金133.07亿元,较2019年头,保理事务新添加了净投进10.56 亿元,并形成了现金流出10.56亿元。因为此部分投进在陈述期内处于事务存续期内,本金还未回收,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现金流入仅为利息收入,所以运营现金流净额为负值。

  易见股份在其相关布告还曾表明,“近年来监管部门加强金融监管以及金融去杠杆,使公司的融资途径受到影响,并添加了公司的融资本钱。”

  由此可见,商业保理事务添加,会增大易见股份的流动性压力,而这种压力明显也会传导到公司大股东。

  区块链事务尚在“初期阶段”

  近年来,易见股份非常重视区块链技能的研制,期望经过将区块链技能使用于公司供应链等事务,提高公司成绩

  易见股份的定时陈述显现,2018年公司研制费用达0.19亿元,同比添加157.58%;2019年上半年公司研制费用达663.62万元,同比添加608.84%。公司解说这都是因为添加了“易见区块”、“可信数据池”等区块链项意图研制开销所导致的。

  易见股份把与区块链有关的收入列入公司信息服务板块傍边。有媒体计算,易见股份在2018年度陈述中曾53次说到区块链,尽管这一概念被炒得炽热,但定时陈述显现,该公司信息服务事务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2.60亿元和0.82亿元,占公司总营收的份额仅为1.80%和1.30%。

  易见股份在相关布告中表明“现在公司‘可信数据池’及‘易见区块’的使用仍处在初期阶段,没有老练,从技能使用到商业化作用尚待商寸头发型场查验。”显现呈现阶段区块链技能还无法协助公司明显提高功率和成绩。

  在这种布景之下,易见股份大股东九霄控股经过股继续转让股份,为公司引进战略出资者,明显有利于协助易见股份取得更多资源,特别是资金支撑,缓解融资压力及下降融资本钱。

(文章来历:出资者网)

(责任编辑:DF易见股份大股东持续“卖卖卖” 可否破解流动性压力难题358)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